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学术动态 >> 新闻

童小军教授:未成年人“性教育”需要理性探讨和科学实践

发表日期:2013-11-29 作者: 编辑:万伟伟 出处:

  

事件

“学校床小,难以承受过多重量;同学情深,也不体现在同床共枕。望广大同学以此为鉴,严格遵守就寝纪律,切实提高安全意识……”104日晚,有网友在微博中贴出落款为浙江慈溪观城中学政教处的通报批评。通报显示,高一某班一个男生寝室的两位同学,因在927日晚“同床睡和聊天”,而被全校通报批评处分,同寝室的另外两位同学,也因“同床睡”而被全校通报批评处分。

这份通报公告晒到网上后被疯狂转载,引发吐槽。不少网友表示,和室友同床共枕是正常的事情,学校小题大做。而校方则称,通报部分内容措辞不妥,导致网友过度解读,但学校严禁拼铺行为,是为学生安全考虑,并没有其他意思。

今年稍早前,也曾有媒体报道过类似事件。浙江温州春晖高中向在校生发了一份《德育工作协议书》,规定学生之间不能“交往过密”,其中包括同性间交往,若违规将以特别严重违纪行为处罚。

点评

这两则新闻之所以引起社会关注,是因为这两则新闻皆涉及未成年人“性教育”这一话题。校方对“性话题”反应过度、做法过激,也让我们再次思考:对于未成年人“性教育”的原则和方法应该是什么。

笔者认为,针对未成年人的“性教育”首先应该遵循增能的原则。所谓“增能”是指针对未成年人的性教育,不仅要向未成年人教授相关的知识,还需要通过教学互动的过程,帮助学生形成正确的对“性”的一种态度,掌握应该对日常学习和生活中与“性”相关的问题的技能,从而促进未成年人综合能力的培养和提高。因此,未成年人“性教育”的最终目的不是让他们了解什么是性以及怎样的性行为是对的、好的,什么样的是错的、不好的,而是让他们在认识了性之后,一方面形成自己正确的性态度和性行为,另一方面对他人的性态度和性行为具有判断能力,对不良的态度和行为有拒绝的能力,对侵害自己的行为具有自我保护的能力。

其次,未成年人“性教育”应该采用引导和参与式的方法。所谓引导和参与式,是指在未成年人“性教育”过程中,教育者需要根据未成年人所处的年龄阶段特点,充分考虑未成年人的认知水平,运用与其认知水平相当的教材和授课语言,组织具有趣味性的教育活动,让未成年人在活动体验中,获得知识,提高能力。与之相反的方法是“填鸭式”和“判断式”。新闻中两所中学所采用的就是“判断式”教育方法。

最后,两则新闻内容显示了我们的社会对未成年人性教育话题缺乏理性。笔者认为,所有学校对宿舍整洁及学生就寝都有自己的要求和规定,对违规者进行处罚,无可厚非。但是,一旦从“性”的角度,网友变得激动,学校也变得被动起来。至于“处罚‘交往过密’”,恐怕也是“谈性变色”的一种表现。

总之,未成年人性教育,在已有多年实践的西方国家,至今还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。但是,理性的探讨和科学的实践未成年人性教育,是应对我国儿童性侵问题的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工作。

(来源:人民政协网 20131016)

位读者读过此文
>> 相关附件